闪婚姻的寒冷邀请大三,我睡在床上

读:口腔/薛仪整理/夏沫陈美丽的婚礼当晚,她翻了个身,带着冷冷的背影,清晰敞开了我和她之间的距离。我黯然翻身,一串串温暖的海啸一般已经准备好呼吸了,渐渐埋没在贫瘠的夜晚。日复一日,她就像一个有毒的根源...

p STYLE =“TexT-inDenT:2em”ALIGN =“center”>听写/ XUEYI         整理/夏季新婚之夜,她翻身,冷冷的背影,清晰的距离,和我之间的距离。我黯然翻身,身体像一阵温暖如海啸几乎准备好闻,渐渐埋没在贫瘠的夜晚。日复一日,她就像一个有毒的水生植物,一个巨大的根系,扰乱了我的生活。她还年轻,年仅二十四岁,年纪很小。爱美丽,爱建立,爱所有的华丽材料,她迷人的花朵,在我不熟悉的边缘,就像一个与她无关的人。

STYLE =“TEXT-inDenT:2em”ALIGN =“left”>我的骨头的自卑感是黑暗的深渊。不高,平淡平凡,多年来拼搏企业,让我有一个肚皮肚子肚子肚不掉肚。当我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,我偷偷地决定跟那个美丽而美丽的女人在一起,直到她嫁给我。我想带她去参加任何场合,一定会给我带来不同的荣誉感。令人惊讶的是,一切都不如你想像的那么平淡无奇。没有誓言,没有过多的甜言蜜语,没有过度的浪漫,她答应嫁给我,唯一的条件,但它是结婚的,不许碰她。

这是她给的奖励。上这第一个晚上,她拒绝了她的承诺。

我出轨了。她有罪,但她似乎并不介意。当她找到她的时候,她比我想象的更冷静,只是询问她的生活经历,询问她的工作单位,我以为她会做点什么,但在随后的时间里不禁感到难过,她不介意,不要嫉妒。

STYLE =“TEXT-inDenT:2em”ALIGN =“left”>女人越接近陌生。她喜欢我的存折,享受无忧无虑的生活。我们就像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需要,但从来没有真正爱过的人。我有离婚的想法,她的冷漠,让我感到更加沮丧和痛苦,像一个冰室。她第一次提出离婚是在餐桌上。她愣了一下,在我的碗里拿了一块红烧的猪肉。说,来,吃第一块肉。我很生气,把筷子扔在桌子上,远离桌子。她瞥了我一眼,说:“我要走了,想和她结婚吗?”她会离婚吗?她只是一个字,然后赚足了我的阿基里斯脚跟。是的,那个女人,家庭已经过了冲动的年龄,我和她只不过是婚姻之外的游戏。在界定游戏规则时,要互相热情,互相作出贡献。

颜如玉官方旗舰店,颜如玉健智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