变态的丈夫让我很沮丧(3/3)

导读:我想挽救他的精神健康,我希望他能看到一位精神病医生,奇怪的是,他总是否认他每次咬伤我的鼻子,总是坚持不咬我,甚至说不要碰我的身体。他还说他没有精神病,精神科医生就是我。既然没有办法拯救,只能分居。我现在自己睡在一个房间里,每天晚上睡觉...我想保存他的心理健康,我想让他看一个精神病医生,奇怪的是,他总是否认他每次咬着我的鼻子后,我总是坚持要我没有咬,甚至说没有碰我的身体。他还说他没有精神病,精神科医生就是我。既然没有办法拯救,只能分居。我现在自己睡在一个房间里,每天晚上睡觉前我都会把门锁死,怕他半夜闯进去。这种胁迫迫使我不知不觉中找到了一条出路,我无意中联系了一些相对优秀的男子,我真的很喜欢他们,他们也喜欢我,但是每当你想要的时候,当生米煮熟的时候,我突然惊醒由痛苦。我担心这种感觉是没有结局的。之后我很害怕陷入困境。我非常渴望有一个精神健康的男人照顾,每晚都有一个心爱的男人饿着睡,渴望花开花,偶尔浪漫迷失自己。但这一切对我来说都是难以捉摸的。爱与欲望之间,爱与恨之间,法与道之间,我无法做出正确的选择。我每天都在进出。我几乎不时地提醒自己,一定要和他离婚,我还年轻,应该有一个真正属于我快乐的生活。但是我依稀存在着幻想,如果有一天我的丈夫突然醒来,突然间能够发现并承认自己的精神疾病,要善待,我可以接受他,再一起开始。这样一方面我发誓要离婚,一方面勇于迈出第一步。我是联合国而且还要准备好防范精神病比丈夫的行为更为严重,那天真的很难受,就像失眠等待了漫长的夜晚,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沸腾。

颜如玉官方旗舰店,颜如玉健智宝